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云南白癜风能治愈吗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3 12:34:36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云南白癜风能治愈吗,黑龙江怎么治愈白癜风,可以治疗白癜风的论坛,睾丸长白癜风,怎么治疗,你们医院可以查出白癜风的病因,北京现在治疗白癜风大概需要多少钱,上海白癜风的病因

  今年7月,嘉实博士后工作站挂牌满一年,张自力不无自豪地透露:“用人工智能的算法解决中国市场固定收益类证券定价,这一难题已经基本攻克”

  7月21日,华人科学家张首晟及其团队发现“天使粒子”的消息震动了国际科学界,而中国基金界的张自力,对这一震动有一份特殊的跨界感触——作为张首晟的老朋友,如果没有转行,张自力应该还在从事着粒子物理或者非平衡态物理学和非线性动力学的研究。

  现在的张自力身份是嘉实基金董事总经理,以其参与设计并管理的嘉实美国成长基金于今年7月份入选 《证券日报》 “QDII金牌基金经理”。张自力自2013年6月14日任职,截至7月21日,在国内任职基金经理时间超过4年。任职以来超越基准回报率为11.07%。数据显示,截至7月21日,该基金自成立以来(也是张自力任职以来)斩获58.30%的收益率,年化回报11.86%;近三年涨幅为38.62%,排在同期同类基金的第10名(含指数型),主动型管理QDII基金的第4名。

  “主动QDII基金的投资过程,需要有较为系统的方法论,包括对资本市场的认知,对投资技能的掌握,以及资产定价的核心投资逻辑;还需要有稳定健全的投资体系,以保证运营流程方面的稳健安全。” 张自力的概括言简意赅。

  从物理到金融 理科学霸上演转型记

  明明可以靠物理吃饭,为何要跨界金融?

  1981年,张自力以江西省理科第二名的高考成绩考入了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近代物理系。随后赴美先后拜在197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史蒂文·温伯格和1977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普利高津门下,“由最开始的研究物质最基本的粒子构造转到研究复杂性、不可简约化的系统。东方思维就是整体论,而西方思维相对来说是简化论。”这种思维方式的变化不仅使张自力从研究粒子物理转型成研究统计物理,从史蒂文·温伯格的学生变成普利高津的学生,也为他后来转型从事金融业提供了契机。

  张自力受普利高津的多领域多学科研究影响很深,同时,博士导师普利高津也鼓励学生从事多学科研究。“导师其实为我们的研究提供了一个桥梁,发明了耗散结构理论来研究低级简单系统演化成高级复杂系统的基本机制。耗散结构是人类历史上非常伟大的一个理论,我也参与了其中的研究,包括其中对宏观经济学的扩延。”这让张自力对经济学和金融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美国读博期间,他还跟读了金融学博士生班和管理学博士生班,并拿到了全A的优秀成绩,并且发表了诸多经济学论文。2000年,张自力与其师兄宣昌能博士合作撰写了《现代金融投资概论》,并将版权收入捐献给他们的母校中科大。

  而毕业前一份从物理学研究经验出发,将期权和配置结合的学术报告,则成为张自力进入金融圈的敲门砖。凭借这个报告,他得到了在美国金融公司工作的机会。

  量化难量化的美国“成长”股 嘉实美国成长基金诞生

  2013年,研究了美国等发达国家市场16年的张自力,选择非线性“回归”。“我觉得A股市场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领域,它充满了不确定性,这是一项挑战。从一个人的大脑来说,它也是需要不断有刺激又新鲜的东西。”张自力回忆。

  初入嘉实基金公司时,总经理赵学军问他:“你的长处在哪里?”,张自力自信地说:“我能够为国内投资者提供一只好的海外产品。”

  《证券日报》数据统计显示,当时在嘉实美国成长成立之前,市场上共有79只QDII基金,除了纳斯达克100、标普等指数类QDII基金外,还没有一只明确以美国区域投资的主动管理型量化基金产品。根据统计显示,上述79只QDII基金自成立至2013年6月14日(嘉实美国成长成立日),平均收益率是-4.74%,其中有52只都是负收益,占比65.82%。“这其中有市场的问题,也有产品设计的问题”,张自力分析到,“当时出海的基金大多只能算作是‘近海’作战,围绕中国概念在做投资。出海基金的本质目的应该是分散风险,投资领域应当与中国区域相关性低,才能达到分散化全球投资的目的,但是当时的QDII基金更多的是为了海外产品利润,这是与产品设计的本质相悖的。”

  利用在美国设计基金产品及管理的经验,张自力以罗素1000指数作为基础,通过自下而上选股方式,研究设计运用量化模型甄选美国大盘成长股,这与国内用量化方法选价值股的路数不同。“因为‘成长’是不好量化的,但我在美国管理的那只基金的效果非常好。”张自力自豪的回忆到。

  张自力口中的基金是美国世纪纪律化成长基金,该基金成立于2005年9月30日,这是一只以罗素1000成长指数为业绩基准的量化基金。截至2012年年底,张自力担任嘉实的基金经理之前,该基金获得超额收益为3.09%,这在当时的同期同类的314只基金中百分位排名第4,信息比率(是从主动管理的角度描述风险调整后收益,信息比率越大,说明基金经理单位跟踪误差所获得的超额收益越高,因此,信息比率较大的基金的表现要优于信息比率较低的基金)为1.33,在同期同类的314只基金中位居第1。晨星(Morningstar)给出了三年期、五年期均为五星的评级。

  值得注意的是,与国内的基金投资不同,美国成立的所有基金都属于发起式基金,需要由基金公司“自掏腰包”,做出业绩,才能吸引到投资者。由于业绩出色,张自力领导设计并管理的美国世纪纪律化成长基金的规模也由2005年9月成立时的1500多万美元,迅速攀升到十多亿美元。

  嘉实基金也对张自力管理海外投资基金的能力给予充分信任。这一点从聘任和解除海外投资顾问上可以窥见一斑。在张自力之前,嘉实的两只QDII基金——嘉实海外中国股票基金、嘉实全球房地产基金等均聘用了海外投资顾问,并分别于2009年9月1日、2015年8月6日陆续解除。而张自力管理的嘉实美国成长基金则一直没有聘用海外投顾。

  美股最具投资价值股是成长股 美国成长股都是大盘股

  数据显示,截至7月21日,嘉实美国成长基金自成立以来(也是张自力任职以来)斩获58.30%的收益率,年化回报11.86%;近三年涨幅为38.62%,排在同期同类基金的第10名(含指数型),主动型管理QDII的第4名;近两年收益率为24.45%,排名前1/3。不过,近一年收益率为16.23%,处于2/3位置。

  据悉,张自力的战斗力(按经理的盈利能力评分,战斗力分数越高,说明基金经理的盈利能力越强)评分为7.63分,比同类平均水平高51.69%,战斗力排名为20/72;防御力(按经理的回撤控制能力评分,防御力评分越高,风险越小)评分为8.60分,比同类平均水平高70.63%,防御力排名为14/84;稳定性(按经理业绩排名的波动性评分,稳定性评分越高,说明经理排名越稳定)评分为8.54分,比同类平均水平高69.62%,稳定性排名为14/80。上述评分也包括他在A股里的投资。

  张自力自信地解释说,“这只基金业绩好,一是归功于产品设计,首先确定了大盘成长风格,是美股中最具投资价值的部分;二是,归因于选股的能力。在美股这个较为有效的市场中,在承担了包括汇率的成本和波动以及较高的国内运作成本以后,依然有稳健的超额收益。”

  事实上,嘉实美国成长基金自成立以来90%左右的资产均配置美国区域股票,《证券日报》数据统计发现,2013年年末,配置美国区域股票比例最高,达94.17%,在当期的49只QDII中,配比排名第2。即使在2015年年中,整体基金投资美国区域占比达到最低的12.59%时,该基金配置美股市值占比也高达92.03%。而历年定期报告中披露的,占比最小的是2016年年末的86%。最新的今年二季报显示,该基金配置美国市值占比是86.94%。

  在高比例的美股配比中,如何筛选股票?张自力回答道:“选择美国成长股时,主要运用的还是基本面驱动。例如公司的价值、利润增长、高管行为、公司的行为,量化模型也可以对公司有没有做假账等方面作出判断。因为成长股对未来比较敏感,所以模型也去研究投资者行为、投资者的情绪等。这是一只非常适合长期投资的产品。”张自力强调,中国市场一般认为,成长股在小盘里,其实美国的成长股都在大盘里。

  10只“压箱底”股票曝光 连续三年未“缺席”

  嘉实美国成长基金的“压箱底”股票都有哪些?《证券日报》记者统计了嘉实美国成长基金自2013年年报(该基金披露的第一份定期报告)至2016年的共7份半年报和年报的全部持股明细及2017年一季报和二季报的前十大重仓股明细。

  在7份半年期(半年报、年报)定期报告里,嘉实美国成长7次均有持仓的股票共有10只,分别是威瑞森电信、万事达卡、时代华纳苹果公司、诺斯罗普·格鲁曼、康卡斯特、家得宝、谷歌、百事公司、FACEBOOK。其中FACEBOOK、苹果公司、万事达卡3只股票是嘉实美国成长基金最名副其实的“压箱底”股,即使在今年的一季报和二季报的前十大重仓股中也均有列席。此外,6次均有持仓的股票也共有10只,分别是微软公司、英特尔强生公司、洛克希德马丁利安德巴塞尔工业波音公司、VISA、TJX公司、GRAPHIC PACKAGING HOLDING CO、3M公司;5次均有持仓的股票共有18只,分别是芝加哥期权交易所亚马逊星巴克新基医药、泰森食品、生物基因、梅特勒-托利多劳氏公司、可口可乐吉利德科学、高特利、高乐氏、富达国民信息服务费哲金融服务、奥莱利汽车、MATSON INC、DELUXE CORP、ASPEN TECHNOLOGY INC DE.

  进一步翻阅2017年二季报,与一季报相比,嘉实美国成长前十大重仓股中只有2只“换脸”,一季度的洛克希德马丁和家得宝换成了奥多比系统和博通

  “我们看重成长,看重未来,以罗素1000为基准,选择其中的一半成长性较高的股票,行业上,主要关注信息技术、医疗保健这些行业。”张自力提到。

  本报记者根据最新披露的今年二季报统计显示,信息技术行业在报告期配置占比为37.61%,医疗保健配置占比为17.56%,分别为配置集中的第一、第二大行业。均与一季度相差不多。不过,此前一直属于前三大配置的行业非必须消费品,在今年一、二季度重新取代了2016年年末的第三名工业行业。

  攻克固定收益类证券定价难题 人工智能将深入基金疆域

  张自力的量化选股模型在美股投资里运用的比较成功,不过,在A股复杂多变的市场里,面临的挑战更多。张自力管理的A股基金的业绩并没像嘉实美国成长QDII基金那样理想。

  “中美两个股票市场,具有截然不同的本质特征,相比而言,美股市场有效性高,稳定的基本面量化模型比较适合,公司管理层与股东利益一致。机构投资者占多数,投资者行为相对的预测性强。流动性好,宏观经济政策与市场沟通充分,市场的波动性低。而A股则难以直接使用来自美股市场实证支持下的定价模型。”张自力分析认为,在具体的投资过程中,A股定价模型稳定性欠缺、市场结构分化严重,使用自下而上的方法论经常面临挑战,政策影响与流动性冲击是常态。“所谓市场结构是指大小市值、成长价值等投资风格,二八与一九市场频繁出现、频繁切换。整体上,A股市场的挑战性大、择时性强。另外,由于基金公司各种合规及交易限制,A股模型收益转换成实际收益的能力也容易受到制约。”

  由于这些原因,A股需要更智能、更动态的研究方法与工具。令人惊喜又期待的是,张自力正在从科学角度努力攻克这个难题。他很看好人工智能的发展,“人工智能的应用在解决传统量化模型在A股的投资实践上的缺陷非常有前途。”

  事实上,两年前,那时AlphaGO还没成为“社会现象”,嘉实基金就开始着手酝酿博士后工作站的成立,开展人工智能在金融投资领域的研究。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7月15日,嘉实基金博士后工作站正式挂牌,先后有4位博士后入站,目前从事的主要课题之一是“人工智能在资产定价方面的实践和理论”。经过一年多的研究,张自力不无自豪地对《证券日报》记者透露:“如何用人工智能算法解决中国市场固定收益类证券的定价,这一问题已经基本攻克”。据他介绍,第一篇学术论文将不久公之于众。可以预期,若上述科研项目顺利进行,嘉实基金很可能会设计与人工智能相结合的固收类基金产品。

  张自力坚信,“理性投资,总有一天还是会胜利。但是同时,理性的时候也要给创造性和好奇心留有一定的空间。无论是在A股还是在美国,都希望保持新鲜的头脑”。也许正是由于这份“新鲜”,张自力总能找到惊喜。

  (声明:本文嘉宾言论尤其是对股票的判断,仅是个人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本文作者与基金公司及基金经理无任何利益关系;文中涉及基金的业绩为历史表现,不能说明未来)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卫辉白癜风医院